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企鹅小说网 >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番外19状告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 作者:天泠 | 更新时间:2021-06-11 05:56:5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流浪地球之超级商人海贼之复制都市医道龙神我真不是亮剑头号特种兵南景战北庭全文免费阅读大明开局就登基太古真龙诀离婚吧,我要回家继承亿万家产仕途红人重生成鱼,天下无敌
  顾玦拉着沈千尘在旁边的一张桌子边坐了下来,还吩咐小二上了茶水、点心和瓜果。

  他们一边吃,一边悠闲地看着老虞大呼小叫地在地上打着滚,他那张脸早就青一块、紫一块,额头还被磕肿了一片。

  大堂里还有七八个其他的酒客,全都坐在那里看热闹,根本就没人去报官。

  沈千尘慢悠悠地喝完了一盅茶,又让小二送上了一壶果子露,这时,酒馆外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喧嚣声。

  一个二十来岁、身着宝蓝色仙鹤衔灵芝纹直裰的年轻公子带着十来个大汉气势汹汹地出现在了酒馆的大门口外,这十来个护卫全都人高马大,凶神恶煞,一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的架势。

  那个去搬救兵的大胡子也在,指着顾玦的鼻子狐假虎威地说道:“韦二公子,就是他!”

  韦二公子冷笑了一声,对着一众手下下令道:“给我拿下他们!”

  围着老虞的四个暗卫这才停了下来,目光看向了韦二公子一行人。

  终于得了喘息的老虞的脸上闪现一丝希望,恶狠狠地瞪着顾玦,觉得今天非要让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受些教训才好。

  眼看着事情闹大了,那些看热闹的酒客们也不敢留了,他们甚至不敢走正门,生怕跟韦二公子这帮人对上了。

  没一会儿,酒馆的大堂里就只剩下以顾玦等人以及堵在大门口的韦二公子一帮人,掌柜和小二吓得躲到了柜台后,心里暗叹:真真神仙打架,小鬼遭殃。

  顾玦淡淡地一笑,一个字也懒得说,只是抬手打了个响指。

  四个护卫打扮的暗卫立刻就意会了,冲着韦二公子这一帮子人迎了上来。

  韦二公子和大胡子站在酒馆外,没进去,为首的护卫怒喝一声,拎着拳头朝其中一个细眼睛的暗卫挥了过去,打算一拳头先打掉对方一颗牙,以此示威。

  然而,他的右拳才挥出,就被那名细眼睛的暗卫一把捏住了手腕,对方轻轻巧巧地一扯一扭,“咔哒”一声,所有人都听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

  下一刻,一阵凄厉的惨叫声几乎掀翻屋顶,但是四个暗卫毫不动容,纷纷出了手,招招都对准了这十来个护卫的要害。

  这才不到半盏茶功夫,就见韦二公子带来的这十来名护卫都摔在了地上,抱着伤处打滚哀嚎。

  老虞也傻眼了,坐在地上连连后退,直到背部抵上了墙面,退无可退,神色间惊魂未定。

  韦二公子也意识到了,对方不是善茬,转身想逃,却被那细眼睛的暗卫拦住了去路。

  “你想去哪儿?”那暗卫笑眯眯地说道。

  韦二公子的脸色难看极了,额角冷汗涔涔,倒退了一步又一步,差点被门槛绊倒。

  “长凌,”顾玦浅啜了一口果子露,把那白瓷杯捏在指间转了转,轻描淡写地说道,“把他们送去京兆府,状告他们卖假题。”

  被称为长凌的暗卫抱拳应命。

  老虞:“!!!”

  韦二公子:“!!!”

  大胡子:“!!!”

  这帮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全都张口结舌,几乎怀疑眼前这个年轻人是不是疯了。

  没错,他的脑子肯定是坏掉了,考生买题可是会被取消考试资格的,不仅今年考不上,这辈子都别想参加科举了!

  老虞咬了下舌尖,疼痛告诉他这一切不是梦。

  他忍不住道出了众人的心声:“殷九遐,你疯了吗?!”

  沈千尘闻言,却是笑出了声。顾玦一向很“疯”,否则又怎么会十四岁跑去参加乡试,十五岁又跑去从军,及冠后的现在登上了天子之位!

  他一向随心所欲,做的那些事从来不是以常人的意识为标准。

  暗卫长凌往前走了了两步,狠狠地往地上的某个护卫踢了一脚,威胁道:“还不起来!”

  那十来个护卫狼狈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每个人的身上都挂了彩,一张张脸庞色彩纷呈。

  这一刻,韦二公子几乎是恨上老虞,也不知道这个蠢蛋到底怎么找了这么个刺头当买家。

  可现在就是把老虞揍上一顿也没用,韦二公子只能认了怂,客客气气地赔笑道:“殷公子,我们没有卖假题,只是礼部突然改了考题,应该是官家的意思,事情太突然……”

  “所以,你们之前卖我的考题是真的?”顾玦打断了他的话。

  韦二公子连忙点头应是。

  老虞却觉得有些古怪,他之前也跟这个姓殷的解释过换考题的事,对方就是不接受这个理由,怎么现在却仿佛有松动的迹象,态度转换得未免也太突然了。

  顾玦对惊风道:“记下来。这是他自己认的。”

  “立刻把人都带去京兆府!”

  “你敢!”韦二公子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对着顾玦叫嚣道,“你可知道本公子是谁?!我爹可是吏部尚书,今天你得罪了本公子,可别想有好日子过,你一定会后悔的。”

  顾玦根本懒得跟这种人废话,这韦二还不够格!

  他一声令下,酒馆外就备好了几辆马车,老虞、韦二公子以及他带来的人全都被押上了马车。

  一行人径直前往京兆府,只留下酒馆大堂的一地狼藉,掌柜与小二面面相觑,觉得方才发生的一切简直比戏本子还精彩。

  沈千尘一直在笑,从酒馆出来时在笑,上了她与顾玦的马车后也在笑,当马车抵达京兆府,她被顾玦扶下马车时,她还在笑。

  浅浅的梨涡点缀在她精致的小脸上,为她添了一分慧黠与娇艳。

  实在是太有意思了!她一边捂嘴,一边看着顾玦继续笑,自得其乐。

  前去敲响鸣冤鼓的人是惊风。

  鸣冤鼓一响,京兆府的大门外立刻吸引了不少经过的路人好奇地围了过来,都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京兆府这边的反应也极快,鸣冤鼓不过被敲了三四下,就有几个衙役把顾玦、韦二公子这一帮子人全押上了公堂。

  公堂上气氛一贯威严庄重,让人不由肃然。

  此刻京兆尹不在,出现在高堂的是京兆府通判张华焕。

  张华焕扫视了公堂一圈,本想质问来人为何击鼓鸣远,可话没说出口,就在堂下的众人中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于是惊堂木僵在了半空中。

  “韦二公子!”

  张华焕认得韦二公子是韦尚书的儿子,惊讶地脱口喊道。

  现场的衙役们也很有眼色,知道这件事涉及到贵人,可这里是京兆府,又不能关门审案,所以班头就吩咐一排衙役站到了大门口,形成一堵密不透风的人墙,把那些百姓好奇的目光挡在了外面。

  班头附耳对张华焕说了几句,张华焕这才知道谁是原告,目光又看向了顾玦。

  见顾玦气度不凡,猜测他有功名在身,张华焕也就没让他跪下,清清嗓子后,装模作样地问道:“你是何人,为何击鼓鸣冤!”

  顾玦也就笑眯眯地说了:“并州殷九遐,状告吏部尚书韦敬则之次子贩卖会试考题!”

  “……”张华焕一听,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怎么也没想到这竟然是一桩涉及会试舞弊的案子。

  他的脑子转得极快,如果说,韦二公子真的卖会试考题的话,那么他的考题是从哪里来的,韦敬则知道吗?!

  只是想想,张华焕就觉得头大如斗。

  这案子要是认真审的话,牵连甚大,不知道多少人要斩首!

  张华焕在心里立刻衡量了利害,敲响了惊堂木,厉声斥道:“大胆殷九遐,竟然敢冤枉韦二公子!”

  顾玦挑了下眉梢:“你一没问我来龙去脉,二没问可有认证物证,就说我冤枉他,是何道理?!”

  “那你有何证据证明是韦二公子卖了会试考题给你?”张华焕冷笑着反问道。

  就算张华焕还没审,他也能猜到以韦二公子的身份,不可能直接去卖考题,卖题的人肯定是他手下的人,现在不过是拔出萝卜带出泥,这殷九遐不知怎么地查到了韦二公子身上!

  站在一旁的韦二公子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

  在上京兆府之前,他还有些慌,此刻看到张华焕如此维护他时,又镇定了下来。是啊,自古官官相护,哪怕今天是刑部尚书亲自来审案,老虞也不敢当众指认他是主谋,谁也没法治他的罪!

  韦二公子轻轻地抚了下袖子,用只有周边几人能听到的声音对顾玦道:“兄台,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再闹下去,对你没一点好处!”

  “你现在赶紧识相点,向本公子认个错,本公子就送你一份来年恩科的考卷,于你我都好!”

  “你要是再闹下去,本公子可要反过来告你诬告,届时等待你的可是牢狱之灾!”

  韦二公子的声音冷冰冰的,毫不掩饰话中的威胁之意。

  顿了一下后,他又道:“你别忘了,你也是买过考卷的,真闹起来,你这辈子都不用再科举了!!你自己好好想清楚,别凭着一时意气让自己后悔终生!”

  顾玦没说话,但顾玦身边的惊风扯着嗓门吼了起来:“你卖假的会试考卷给我家公子,现在还想威胁我们,天理何在!!”

  惊风的嗓门很响亮,清晰地从公堂里传了出去,连外面那些探头探脑的百姓也听到了,霎时哗然,议论纷纷:

  “我刚刚听到好像是有人贩卖会试考卷?我没听错吧?”

  “没听错!没听错!确实是这么说的!”

  “今天不是会试第一场刚结束吗?这就闹出舞弊案了?”

  “……”

  外面的那些百姓七嘴八舌地说得热闹极了。

  于是更多的人闻声往京兆府大门口涌来,尤其是那些文人学子更是闻风而动,因为听到这里有关于会试舞弊的案子,蜂拥而至,一个个神情激动。

  京兆府外,围观者里三层外三层地聚集在一起,人山人海。

  韦二公子的脸色霎时间沉了下来,原本的气定神闲不复存在。

  他觉得简直要疯了,再次暗骂老虞怎么就把卷子卖给这么一个软硬不吃的煞星呢。这个殷九遐难道是想玉石俱焚吗?!

  “殷九遐!”韦二公子咬牙切齿地朝顾玦逼近了一步,想说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想着如果对方再不识趣,他就让张通判把人拿下。

  他就不信他还搞不定一个区区的外乡人!

  然而,他的步子才迈出,惊风就出手了,或者说,是出脚了,一脚重重地踢在了韦二公子的小腿胫骨上。

  惊风跟了顾玦多年,是会武的,而韦二公子不过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公子哥,根本就来不及躲避,嘴里发出了杀猪似的惨叫声。

  见状,上方的张华焕也是怒了,再次敲响了惊叹木,怒斥道:“大胆,这里可是公堂,尔等竟然敢喧哗公堂!”

  “来人,给本官把他们都拿下!”

  张华焕觉得这简直是瞌睡就有人递枕头,现在他可以顺理成章地把殷九遐这帮人拿下了,然后再派人去联系韦尚书。

  可是他话音刚落,另一道头戴乌纱帽、身着绣孔雀绯袍的身影出现在了大堂外,那是一个四十几岁留着山羊胡的男子。

  “放肆!”来人惊声喊道。

  坐在堂上的张华焕还以为对方是在说顾玦,忙道:“洪大人,此案由……”

  然而,张华焕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京兆尹打断了:

  “张华焕,你够了!”

  京兆尹拎着袍子连忙迈过门槛进了公堂。

  他因为今天身子有些疲乏,刚刚在后堂小憩了片刻,所以没能在鸣冤鼓声响起的第一时间赶来,此刻他真是悔得肠子都青了,后悔他不该让通判张华焕先过来暂理此案。

  可是谁又能想到堂堂当朝天子会以这种方式出现在京兆府的公堂上呢!

  京兆尹觉得连戏本子都不敢这么编。

  他一边想,一边快步走到了顾玦身前,规规矩矩地俯首作揖:“参见皇上!”

  京兆尹是正三品文官,是有资格出席早朝的,他当然认得顾玦。

  “……”

  “……”

  “……”

  一瞬间,周围的时间似乎停顿了似的。

  包括张华焕、韦二公子、老虞在内的所有人都傻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有人更是暗暗地捏了自己一把。

  张华焕结结巴巴地说道:“他……他不是殷九遐吗?”

  当“殷九遐”三个字出口后,张华焕忽然意识到了当朝的太后就姓殷,今上顾玦在兄弟之中排行第九,而顾玦的字似乎就是九遐。顾玦的身份太尊贵,哪怕是从前他没登基的时候,也鲜少有人有资格以他的字来称呼他,以致大部分人对于他的字都印象不深。

  眼前这个青年竟然真的是新帝顾玦!

  张华焕只觉得浑身的力气像是被人一下子抽走似的,虚软无力,脸色灰败。

  他踉跄着起身,又跌跌撞撞地从堂上下来,扑通一声跪在了顾玦身前。他简直不敢去回想他方才跟新帝说了些什么。

  “……”韦二公子也傻眼了,直到现在还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眼前这个自称“殷九遐”的人竟然是今上,大齐天子?!

  这怎么可能呢!

  但是,京兆尹是绝对不可能连皇帝都认错的。

  韦二公子的脸色肉眼可见地变得惨白。

  顾玦优雅地抚了抚袖子,颔首道:“我这一辈子都不用考科举了?正好,那就不考了。”

  说着,他转头对沈千尘道:“你的诰命夫人没了。”

  沈千尘抿唇一笑,戏谑道:“那你好好想想用什么补偿我!”

  顾玦配合地点头。

  “……”韦二公子好像是哑巴似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后背已经被冷汗所浸湿,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声音在回旋着:完了,全完了!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最新章节https://www.qexs.net/4637/,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侯爷他茶里茶气我老婆是天后巨星我在废土签到拿错剧本的恋爱喜剧重生之激荡年华重塑人生三十年陛下别开挂了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终极斗罗之蓝银封神重生火红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