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企鹅小说网 > 保护我方族长

第八十八章 仙主!群仙殿?

保护我方族长 | 作者:傲无常 | 更新时间:2021-06-11 03:46:5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流浪地球之超级商人海贼之复制都市医道龙神我真不是亮剑头号特种兵南景战北庭全文免费阅读大明开局就登基太古真龙诀离婚吧,我要回家继承亿万家产仕途红人重生成鱼,天下无敌
  ……

  王守哲的偏厅书房内。

  他表情复杂地注视着那神秘女子,眼神中即有些惊悚,又有些被勾起封尘已久的记忆之微妙情绪。

  青色双马尾波浪卷,黑白双拼大长袜,制服黑靴外加小短裙……一切的一切,都一言难尽。

  良久之后。

  王守哲微微皱眉地问道:“你,究竟是怎么想的?”

  那神秘女子浅浅一笑:“回家主,属下是这么想的。漠南郡那边,既然有人暗中调查当年之事,多半是曹幼卿相关……”

  “我是问你,穿成这样是怎么想的?”王守哲嘴角一抽,有些想要将她踹出去的冲动。

  “这个?不是家主喜欢的类型么……?”神秘女子转了一圈,小短裙和双马尾波浪卷飞扬不已,“揣摩主上的喜好,并且投其所好,是属下的本分工作啊。”

  我谢谢你的本分工作啊。

  王守哲头疼,扶额不已,当初弄出器灵小雪的形象,不过是怀念一下逝去的青春而已。

  却不想为了此事,家里没有少鸡飞狗跳过。他本来要改变一下器灵的形象,却遭到了柳若蓝和器灵小雪的一致反对……

  前者认为他王某人是做贼心虚,后者认为他不尊重器灵的固有形象权,吵闹着除非将她重新抹成【空白器灵】,否则坚决不准改掉那个“美美哒”的形象。

  因此,那个糟糕的形象一直延续了下来。以至于家族年轻一辈们,对器灵小雪的形象都是敢疑不敢问,心中腹诽着不知编出了多少故事。

  偏偏这王梅什么不好模仿,却非要模仿这个忌讳的形象,还堂而皇之地一路过来找他汇报工作。

  至此之后。

  家族内部,必然会出现一些流言蜚语。

  “行了行了,事已至此,说说正事吧。”王守哲生无可恋的挥了挥手,这种事情他也无力追究。

  “是,家主。通过属下的努力,我的血脉已经提升到了中品乙等偏上的小天骄水准,而且已经找到了个门路,有数成把握可以弄到无极宝丹,争取早些成为天骄,早些修到天人境,紫府境。如此,才能配得上主上这等绝代大天骄。”

  “最重要的是,属下一直坚持服用养颜丹以及使用王氏出产的保养产品,如此便能长期数百年维持身体年轻旺盛的状态,水润的肌肤……可以随时等候主上……”

  “……”一滴冷汗从王守哲额头滑落,他一字一句地打断道,“我是让你说说左丘氏的正事!”

  “小雪”形象的王梅,忍不住暗中翻了下大白眼,心中腹诽不已,这家主也太难伺候了,先前她说左丘氏的正事吧,他非得扯到穿着打扮上。现在说到血脉提升养颜美容了吧,却又要说左丘氏?

  这心思,着实飘忽不定,难以揣摩啊。

  “咳咳!自从十五年前,属下奉家主之命,一直留意着漠南郡郡城那些相关人士。除了天滟仙子和她周围一些人,行踪有些飘忽不定,主上麾下【群仙殿】一些姐妹们数次尝试打入内部都未果。其余人,都一一在监控之中。”王梅一提到正事,还是十分认真的。

  “等等,群仙殿是什么组织……何时成为我麾下了?”王守哲心中有一些不祥的预感。

  “主上……”王梅的眼神凛然不已道,“您现在可是大天骄了,自然得有些大天骄该有的排场。您想想,那两位逐渐展开帝子之争的准帝子,一个麾下有情报和暗杀组织【天阙】,天滟便是其中一位首领。”

  “另外一位殿下,虽然表面藏得很深,可他的至交好友圣地大天骄公羊策,也秘密建立了一个情报组织叫做【破晓】,其中的负责人好似叫‘洛玉清’。”

  “主上您这些年来,不是每年都有拨大笔款项给我,建立情报组织么?”王梅正色地说道,“在建立那些外围情报组织的同时,属下已经逐步替主上打造了核心组织‘群仙殿’,都是属下从各地收集的孤女,需要经过严格的训练和考核后,才获准进入。”

  “目前‘群仙殿’规模虽小,却已堪勉强使用了。经过属下长期不懈的洗脑教育,她们对‘仙主’有着强烈的归属感,忠诚感和膜拜感。只要‘仙主’一声令下,赴汤蹈火、牺牲性命均不在话下。”

  “这仙主……”王守哲眼皮子直跳,“不会指我吧?”

  “那是自然,她们与家族无关,只忠诚于仙主一人。仙主的‘任何’命令,她们都会无条件服从……包括属下在内,也是如此。”王梅的眼眸中,仿佛透着一抹狂热,“属下一定会再接再励,将群仙殿打造成超越‘天阙’,‘破晓’等组织的第一大组织。”

  呃……,我真是太谢谢你了,王梅!

  王守哲心惊肉跳不已,这听起来,好像是狼子逆臣反派干的标配啊。这要是给大乾官府知道了,还指不定给他王守哲打上什么奸臣贼子的标签呢。

  世家家主都是需要通过官府敕封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大帝陛下的臣子……

  “主上您放心,‘群仙殿’与家族无关,也没有人知道主上的真实身份。”王梅一副早就考虑周详的神色道,“等主上见她们时,只需要戴上特制的面具和出示令牌就行。就算有姐妹失手,也不会牵连到家主和王氏身上。”

  王守哲一阵无语,他虽然有建立情报体系的行动和投资,却不是建立这种夸张的组织……不过既然王梅都已经考虑周详了,便先由着她去吧,至少听起来好像还是很厉害的。

  “继续说一下左丘青云之事。”王守哲脸色郑重道,早在十几年前,他就知道当初的计划不过是权宜之计而已。

  因此,也早就作出了种种布置,以防左丘氏或是曹幼卿等人去追查真相。

  “是,主上。属下群仙殿的暗线,在发现有人调查当年左丘青云之死时,便通过线索反追查对方,得知了那是公羊策的‘破晓’内的人,只是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暗线没有鲁莽行动。”王梅又说道,“可又过了不久,咱们在曹氏和左丘氏地盘上的暗线,也纷纷传回消息。他们之间的敌对关系似乎有所缓和,而且多出了一些不合常规的行动。”

  “因此属下分析,左丘青云当年的死因,已经被公羊策排除了‘曹幼卿’的嫌疑。”

  王守哲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你分析的很有道理,当初之事,是不是曹幼卿干的,曹幼卿她自己最为清楚。只要有心人特别耐心,深入地进行调查,终归可以令左丘氏相信曹幼卿是无辜的。”

  “主上的意思是,左丘氏一定会对咱们王氏动手?”王梅声音冷冽道。

  “曹幼卿可以洗脱无辜,可左丘氏同样没有证据是我们做的。”王守哲淡然地说道,“因此,左丘氏即便敌对咱们王氏,也只会通过正常的制裁镇压手段。”

  “尚不至于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为了一桩陈年旧案,还是一桩臭不可耐的丑闻案件,公然派遣大量高手来进攻我们王氏。”

  “正所谓族有族规国有国法,但终究是国法为先族规为辅。倘若左丘氏真的如此愚蠢冲动倒是好办了,还容易对付一些。只可惜,一个拥有两千年历史的四品家族,断然不会愚蠢到公然践踏国法,挑衅隆昌帝的底线。”

  “这也是我当初为何要除掉左丘青云的道理,左丘氏不敢践踏国法,可入魔的左丘青云却敢。因此,我宁愿与左丘氏为敌,也不愿意和让一个肆无忌惮的疯子活着。”

  王梅露出了对王守哲的膜拜:“家主英明,难怪家主十几年前,就遣我在庆安郡,以及辽远郡开始逐渐布局。”

  是啊!

  说起此事,王守哲也是感慨万千。当一个家主容易,可要当好一个家主却千难万难。每一个抉择,都需要为家族负责,为子子孙孙负责。

  因此,早在斩杀了左丘青云,回到王氏之后,王守哲便开始着手准备这一日。这并非是他料敌先机,而是某些危机实际上是能预见到的,不提前做布置才是愚蠢至极。

  能一下子瞒过十五年,王守哲已经觉得赚到了。如今的王氏,已不再是十五年前的王氏了!谁要真拿王氏当做一个七品世家对付,那纯粹就是自找不痛快了。

  “王梅,接下来你如此……这般……”王守哲略作沉吟后,吩咐道。

  “是,家主。”王梅仔细聆听,眼睛愈发发亮。

  ……

  与此同时。

  王守哲的小院内。

  王宗瑞眼睛远远地盯着父亲的偏厅书房,焦虑万分地踱步不已。

  先前他已经确认过了,父亲一见到那“神秘女子”,便让几个孩子在院子里自己玩,与她单独进了书房!

  “王璃珏,你确定‘小雪’跟着父亲去了书房?”王宗瑞焦虑难耐,一把抓住了旁边正在逗侄女玩的三妹,再三确认着问。

  “二哥,你找父亲有事的话,可以去直接问他呀。”王璃珏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我也是做过一些家族任务的,小雪还是认得的。”

  王宗瑞心中又是“咯噔”了一下,这已经是两炷香功夫了吧?完了完了,该发生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这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哇。

  唯一让王宗瑞内心稍感安慰的是,母亲大人正巧回了娘家探亲,不至于会出现现场惨案。

  就在王宗瑞惴惴不安之时。

  “吱呀!”一声。

  父亲书房的门被打开,父亲与那神秘女子同时出现在了门口,那女子朝父亲盈盈一拜后,便转身告退。

  路过王宗瑞身旁,还与他浅浅一笑:“瑞公子长得可真俊。”

  随之,留下一阵香风后翩然而去。

  王宗瑞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疾步朝王守哲而去:“父亲,这事……”

  “原来是宗瑞回来了。”王守哲上下打量他一番,眉宇间露出些不悦道,“与你说过多少次了,你乃王氏嫡子,当为兄弟姐妹们的表率,坐卧行走都得有静气,何事如此慌张?”

  王宗瑞心中直发苦。

  此等事情,叫他如何静气?

  父亲啊父亲,您老人家就算会见老情人,麻烦您低调些行么?如此弄得人尽皆知,怕是要出大事了……

  “父亲,那位是……”王宗瑞低声弱弱道。

  “家将。”王守哲淡定地说道。

  “家将?我怎么从未见过她?”王宗瑞摇头苦笑不已,爹爹这借口不合格啊,还得再好好琢磨琢磨个新借口,以维护家庭的稳定和安全。

  蓦然。

  七岁大小的王璎婷屁颠屁颠地凑了过来,眨着好奇地大眼睛说:“爷爷爷爷,二叔说,刚才那个叫‘小雪’,是爷爷藏着的老情人。爷爷,什么叫老情人啊?您和我讲的故事里没有……”

  王宗瑞如遭雷击,脸色惨白。刚才情急之下忘记了,王璎婷这小屁孩儿嘴上最没把了。

  王守哲的脸颊也是微微一抽,“和蔼”地看着王宗瑞道:“瑞儿,说起来,你我父子二人已经许久没有好好谈谈了。”

  然后,堂堂王氏嫡脉公子,就是被抓小鸡般拎进了书房,门一关,很快,里面就传出王宗瑞的鬼哭狼嚎和苦苦求饶声:“爹,我错了。那不是您的……哎哟,我错了。您放心,我不会告诉母亲的。我保管打死都不会说~”

  可他的话音刚落。

  门外就传来柳若蓝清清冷冷的声音:“王宗瑞,你说说清楚,什么事情打死都不会告诉我?”

  “啊,母亲!?我的意思是说,父亲老情人来探望他的事情,我坚决不会告诉你的……”

  “王守哲,你外面果然有人。”柳若蓝的声音变得更加冰冷了几分,“那女子就是‘小雪’的原形吧,难怪,让你一直念念不忘。”

  “娘子,且听我解释。”王守哲冷汗直冒,“此事并非你想象中那般。”

  “孩子们都在呢,我还是在‘水月天阁’等你解释。”说话间,柳若蓝的声音越来越远,显然提前去水月天阁等王守哲了。

  “臭小子,本来没事的!”王守哲没好气地瞪了一眼儿子。

  “父亲,每逢大事有静气,是您教我的。”王宗瑞在一旁提醒道,“您快点去水月天阁吧,记住,该认错认错,千万别犟……”

  “……”王守哲。

  ……

  陇左郡位于大乾东南方向,辽远郡位于大乾东北方,两郡隔海相望,中间便是一片碧波荡漾,浩瀚无边的大海,称为“青萝海”。

  说起这“青萝海”,还有一段故事。

  隆昌帝曾有位皇长女,封号“青萝公主”。这位青萝公主自幼便聪颖非常,且天资绝佳,先天便是上品甲等的血脉,幼年时便深受先皇宠爱。

  成年后,更是被先皇带在身边亲自教导,不仅资质在丹药的辅助下达到了极品乙等,更是不到五百岁就成功晋级了神通境,修炼速度哪怕是在皇室之中都是数一数二的。

  论受宠爱程度,唯有当时还是“帝子”的隆昌帝能与其媲美。

  而她也无愧于先皇对她的宠爱,年纪轻轻便在域外战场上闯下了赫赫威名。

  因其战功,先皇逝世之时,曾专门留下遗嘱,特许青萝公主后代子嗣随其母姓“吴”,并记入皇室族谱,赋予他们与其他皇子后裔一样,参与“帝子之争”的权利。

  隆昌帝继位之后,对她也是极为倚重,诸多皇子之中都无人能出其右。

  青萝公主这一生,在域外战场上为大乾立下了无数功勋,其战功之彪悍,比起如今大乾的数位亲王都不遑多让,堪称一代女战神。

  大乾国内,不知多少高品家族的女性玄武修士,将其视作偶像。

  可惜,天妒红颜,青萝公主后来在域外战场上不幸遭遇意外,还不到一千两百岁便香消玉殒了。那一次的陨落,在大乾国造成了轩然大波。

  恰逢当时辽远郡沿海正在开发,伤心至极的隆昌帝为了悼念爱女,便将这片正在开发的海域命名为了“青萝海”。

  这么多年来,随着大乾对海域的开发程度逐渐增加,青萝海的海域也在不断增加,如今的青萝海的“安全海域”,俨然已经有当年的三四倍那么大,为大乾带来了不少经济利益。

  此刻,青萝海靠近北面的一个礁石湾里,正停靠着几艘巨大的海船。

  这些海船通体以巨木制成,船身上描绘着一头咆哮的赤色怒龙,船头高高翘起,边缘处还包了厚重的金属皮,透着股森森冷意。

  跟底部平坦的江船不同,这些海船是尖底的,因为海上水深,风浪大,平底船很容易被掀翻,唯有尖底船才能扛得住风浪。

  因为此刻还停泊在礁石港中,这些海船上的风帆并没有升起,唯有粗壮的桅杆光秃秃地耸立。

  甲板边缘,还架着几十座床弩。

  这些床弩此刻都已经上好了弦,一根根大腿粗的弩箭蓄势待发,在阳光下泛着凛凛寒光。

  刚过午时,正是一天中阳光最毒的时候,海船上的船员都没什么精神,一个个都袒胸露腹地躺在那里小憩,有个别嫌阳光太刺眼,干脆用布巾把脸给蒙上了。

  除了船员们的呼噜声,磨牙声,整个礁石湾里这会儿都几乎听不到任何别的声音,安静得甚至有些诡异。

  蓦地。

  船舱的门被人打开,有两个人影一前一后从里面走了出来。

  这两人中的其中一个看上去是中年人模样,身形粗壮,穿着打扮跟船员类似,只是看着整洁精致一些,头上那一头微红的卷发极具特色。

  另一人,却是一个穿着锦衣华服的年轻公子。

  他头上带着玉冠,身上穿着精致华丽的织锦长袍,看上去雍容华贵,风度翩翩,跟船上的其他人形成了鲜明对比。

  门口的船员见到两人,当即就吓得一骨碌爬了起来,战战兢兢地朝两人行礼:“老大,曹公子。”

  原来,这两人之中的中年壮汉,便是这支船队的主人。

  他姓聂,名龙,绰号“赤发龙王”,乃是这青萝海上比较活跃的海寇团伙“赤龙寇”的老大。

  明面上,他是海寇团伙的老大,但极少有人知道,他其实是紫府曹氏的人。

  当年,他因为身具“海蛮族”血统,在族中饱受歧视,在一次海上秘境探险的时候差点被推入旋涡中溺死,幸而遇到当时的曹氏家主曹宥斌搭救,才幸免于难。

  在那之后,他就被曹宥斌收入了麾下,并在他的安排下潜伏进了海寇之中。多年过去,他不知不觉便成了海寇首领,手下的海寇船队虽然不是最大的那一支,在海寇中却也算是颇有些的威名。

  至于他身边的那位姓“曹”的公子,则是出身紫府曹氏的公子——曹邦彦。在辽北郡,也是一位赫赫有名的厉害人物,天骄级的存在。

  “你这些手下行不行啊?”

  刚出舱门,曹邦彦就忍不住用手掩住了口鼻,看向周围船员的眼神中难掩嫌弃。若非姑姑曹幼卿亲自差遣,他才懒得来这种鬼地方遭罪。

  这些船员各个皮肤黝黑粗糙,看上去跟老树皮一样,身上还散发着阵阵海腥味,看上去可丝毫不像是有战斗力的样子。

  “曹公子您放心。别看他们这样,等真正需要战斗的时候,可各个都是一把子好手。”赤发龙王聂龙却是信心十足。

  他这些手下常年在海上浪迹,是不修边幅了一点,但实力是没问题的。

  除了他这个天人境前期的老大外,他手下还有十几个灵台境的小头目,几百个练气境的小喽啰,收拾一支商船船队完全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说着,他随手招来一个年轻船员,吩咐道:“去把你闻叔叫过来。”

  那船员应了一声,立刻蹬蹬蹬跑去船尾找人了。

  很快,一个穿着褐色长袍的老者便从船尾处走了过来,朝聂龙和曹邦彦恭敬行礼道:“老大,曹公子。”

  他身上的长袍上有很多口袋,跟船上的其他人都不是一个画风。

  聂龙冲他摆了摆手,问道:“闻达,守达商行的船队什么时候到?”

  “回禀老大,信鸥已经发现了守达商行的船队,按照往日的航行速度,最多再过一刻钟,船队便该到了。”叫“闻达”的老头回答道。

  他们船上有专门驯养的信鸥。这些信鸥腿上绑了特殊的玉符,会散发出特殊的灵气波动,哪怕隔了很远的距离也能侦测到。

  需要劫掠的时候,他们就会把信鸥放出去,它们会找到目标船队,然后一直在船队上方徘徊,这边就能根据玉符的位置,侦测出目标船队较为准确的方向和位置了。

  闻达就是这船上负责驯养信鸥的人,对目标船队如今的位置,自然也是了若指掌。

  “行了~你去吧~等守达商行的船队抵达目标海域,便立刻派人过来通知我。”聂龙摆了摆手,闻达便立刻行礼退了下去。

  “我记得你之前好像说过,王氏那位嫡小姐也在船上?”曹邦彦似是想起了什么,忽然问道。

  “不错。”聂龙点了点头,“根据我们安插在码头的探子传回的消息,这一次守达商行足足出动了十艘大海船,装载的货物之中有将近一半是‘洋玻璃制品’。因为货物贵重,负责船运的王氏嫡女王珞淼这一次也会亲自押送,辽远房氏负责接洽的嫡脉子弟房景辉也在船上。探子亲眼看着他们上船的,错不了。”

  “那就好。”曹邦彦嘿嘿一笑,“方景辉虽然是嫡脉子弟,却也不过是个小天骄而已。而且年纪也小,不足为虑。倒是那个王氏嫡小姐,听说可是当代家主的亲妹妹,长得不错~啧啧~”

  “嘿嘿嘿~”聂龙瞬间会意,脸上也跟着露出了猥琐的笑容,“等咱们劫了他们的船,人自然是邦彦公子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倒是那些货……”

  “放心,货都是你的。”曹邦彦摆了摆手。

  “邦彦公子果然豪爽~!”聂龙脸上的笑容顿时变得真诚了许多。

  洋灰和洋玻璃可都是好东西啊~那十船货起码得值五十万乾金。这一票他可赚大发了~~

  “瞧你这点出息~这么点东西就高兴成这样。”曹邦彦见状无语地摇了摇头。

  在船上守了十几天,他跟聂龙早就混熟了,说话自然也就少了几分客套,随意了许多。

  “是是是,我老聂不过也就是个海寇头子而已,哪里比得上邦彦公子前途无量”聂龙丝毫不以为意,笑着吹捧道,“您可是紫府曹氏的天骄,有老祖宠爱,又有兄长照拂,什么也不缺,自然是看不上这么点东西。”

  曹邦彦七十八岁时便晋升了天人境,如今还不到一百二十岁,便已经有了天人境三重的修为。虽然单论境界,曹邦彦比他略低了一筹。

  但真论起实际战斗力来,他还真未必是曹邦彦的对手,人家可是天骄级的天人境,放到学宫去也是一等一的大人物。

  更别提他是曹氏嫡脉,现任曹氏家主曹邦宁最小的弟弟,在曹氏内部的地位远比他要高得多,他自然不敢不给曹邦彦面子。

  正说着话,忽然,那个叫闻达的老者从船尾方向匆匆而来,朝两人汇报道:“启禀老大,曹公子,守达商行的船队已经进入目标海域,可以实施拦截了。”

  曹邦彦和聂龙两人眼前皆是一亮。

  聂龙更是激动地一拍栏杆:“好!!之前几次拦截都让他们给跑了,这一次,有邦彦公子亲自坐镇,绝对万无一失。”

  曹邦彦也是冷笑一声:“放心。船和人,一个都别想跑。”

  “哈哈哈~好!”

  聂龙大笑一声,蓦地一跃上了船头,运起玄气大吼了一声:“兄弟们!升帆!拔锚!跟老子抢他丫的!”

  滚滚声浪在礁石港上空炸开。

  刹那间,所有正在午休的海寇都跟打了鸡血似的一跃而起,迅速动了起来。

  仅仅几个呼吸的时间,所有海寇就已经找到了各自的位置,迅速拔起了锚,升起了带着海寇徽记的巨帆。

  很快,数艘大海船便如离弦之箭一般驶出了礁石港,朝着茫茫大海上冲了出去。

  曹邦彦负手而立,站立在船舷上,满脸都是自信从容之色。以他们的实力,对付一支海商船队,简直就是杀鸡用牛刀。

  王氏啊王氏,谁让你和钱氏走得近,更是胆大包天敢和姑姑曹幼卿作对。

  更是害得曹氏被左丘氏打压了足足十五年!

  这笔账,便是我曹邦彦,为曹氏而讨。

  ……
保护我方族长最新章节https://www.qexs.net/4587/,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侯爷他茶里茶气我老婆是天后巨星我在废土签到拿错剧本的恋爱喜剧重生之激荡年华重塑人生三十年陛下别开挂了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终极斗罗之蓝银封神重生火红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