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企鹅小说网 > 传奇机长

第316章 我们等你回来

传奇机长 | 作者:梅子徐 | 更新时间:2021-06-11 06:03:0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流浪地球之超级商人海贼之复制都市医道龙神我真不是亮剑头号特种兵南景战北庭全文免费阅读大明开局就登基太古真龙诀离婚吧,我要回家继承亿万家产仕途红人重生成鱼,天下无敌
  “二叔,我能不能当董事长似乎还没有轮到你来决定吧。”正当温宁远质疑温静姝的时候,门外传来一个虚弱的声音,会议室里所有人皆是将目光转向过去,只见脸色略有苍白的温静姝站立于门口,杨宁伴随身侧。温静姝环视四周,轻声道:“不好意思,出了些事,晚了些。”

  说完,也不管温宁远了,温静姝缓步走到上首主持位,扶着座椅顿了一下,像是在缓口气,才是坐了下去。

  身后的杨宁的目光始终落在温静姝身上,但凡温静姝有些支撑不住,她就要出手帮忙了。

  温静姝岂会不知道董事会的时间?以她的规律的时间观念,怎么会在重要的会议上迟到?她是会议前出现了严重的妊娠反应,呕吐不止。

  温静姝的早孕反应非常剧烈,几乎是吃什么吐什么,没有规律的进食,加上严重的呕吐反应,怎么可能状态正常?

  温宁远这人神经大条,即便是温静姝的状态已经非常不对了,可他依旧没有任何发现,还在喋喋不休地质疑温静姝的决断:“我说静姝啊,你反对破产星游航空是什么意思,你该不会觉得星游航空还有救吧?”

  在温宁远身边,温常兴皱着眉打量了几眼温静姝,他可不是温宁远这种没眼力见的人,温静姝的异常状态,他是看得出来的,可是他怎么也想不到温静姝是怀孕了。

  温静姝淡淡地瞄了温宁远一眼:“二叔,你的意思我明白。集团不是我一个人的,所以,我不会强行让大家跟着我难做。”

  温宁远冷笑道:“那你还反对破产星游航空?”

  “现在真相未清,全部的舆论矛头都集中在徐显身上。星游航空破产了,那确实可以止住损伤,可徐显就要背负一辈子骂名,这是我绝对不能接受的。”温静姝坚定道。

  根据有限责任原则,星游航空破产清算的话,清点完所有资产进行债务偿还,剩余无力偿还的债务将会免去。

  现在星游航空是明显的资不抵债,那么超出星游航空本身资产的那部分债务的债权人就只能自认倒霉。而且,星游航空破产之后,像飞行员之类的特业人员可能还好些,其他普通员工全部面临失业的窘境,尤其是那些已经在星游航空奋斗了好几年,有了一定积累的老员工,他们就算找到工作,也很大可能需要重新开始,这是很多人无法接受的。而且,现今社会的竞争无比激烈,但凡有些追求的人在失去了星游航空这个不错的平台之后,还能找到一个相同的,甚至更好的地方,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即便破产清算在法律正当性上不存在问题,可是不管是债权人,还是面临失业的员工,依旧会不可避免地将怨气撒到所谓的“始作俑者”徐显身上。

  就算将来飞行数据得以恢复,搞明白了当时的情况,真相得以公布,可是星游航空破产这个事实一旦促成,未来的真相如何就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在未来真相揭露之时,很多人的想法应该会是,徐显在那次事件上确实不存在主观的责任,但是它造成了星游航空破产这也是事实。

  怨恨声,咒骂声可能会少一些,但是质疑声将永远不会消失。

  温静姝不想徐显下半辈子被不堪入耳的声音包围,她必须要让星游航空撑住,只要等飞行数据得以恢复,一切就将真相大白,对于徐显的质疑声甚至诅咒声都将不复存在。

  不过,现在星游航空完完全全就是亏钱的货,而且亏得太厉害了,就算是家大业大的温氏集团都感觉有些拖不住了,不然董事会也不会这么着急地想着破产星游航空。

  “静姝,你既然知道集团不是你一个人的,那你也应该知道星游航空多拖一天,集团就要损失多少钱。你身为集团董事长,就应该为各个股东考虑,尽快将星游航空破产才是对股东们的交代。至于徐显......那是你的私人问题,不应该代入集团事务中。”温宁远说话的时候瞄了眼身边的温常兴老爷子,见老爷子没有说话,便是继续道:“而且,就算是明确保持反对破产星游航空,监事会那帮人也不会坐视不管的。静姝,现在不是你怎么想的问题了,而是在破产星游航空上是大势所趋,我也接触过几个大股东了,他们对破产星游航空也表示支持。股东们的利益就是集团的最高利益,静姝你可要想好了。”

  其实心底里,温宁远还是有点儿阴暗的想法的。那就是温静姝跟股东大会死磕!现在星游航空大部分股东,包括温家的很多人都是支持将星游航空破产的。要是温静姝死撑着不同意,那就是跟股东大会作对!一个集团,最高权力机构并不是董事会,而是股东大会,跟大部分股东作对,就算是董事长也很要吃不了兜着走。

  要是能借此机会将温静姝的董事长职位给搞下去,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自己二儿子那点儿小心思,温常兴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不管怎么说,他还是更中意大儿子这一脉。现在自己这个孙女因为徐显的事情,脑子有些转不过来,想要忤逆全体股东的意思,这是相当不明智的。

  至于徐显......正好趁此机会绝了飞行的念头,安心进来他温家。

  “静姝......你二叔......”到此时,温常兴想要出言提醒一下温静姝,免得她再犟下去,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爷爷,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了。”温静姝忽然说道:“集团为了止损要将星游航空破产,我可以理解,但是我的想法不会变。星游航空继续存在将会持续给集团带来损失,那就将它和集团切割。”

  “切割?”温宁远冷笑道:“现在但凡脑子正常的人都知道星游航空是一个赔钱的无底洞,有谁能接手?没人接手这个烂摊子,又怎么跟集团切割。”

  星游航空的股价已经连续跌停了,而且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星游航空都会是持续性的大幅亏损。温氏集团难道就不想要将星游航空出手了?可是别人不是傻子,没人愿意接手。

  温宁远甚至觉得有些可笑,温静姝也有过管理集团的经验,现在的情势如何还看不清?竟然还抱有什么能将星游航空跟温氏集团切割的幻想。现在星游航空就是烂在手里了,没辙了。

  “没人接手?”温静姝眼皮抬了一下:“那就我来接手!”

  “什么?”

  这下别说温宁远了,就连温常兴和下面一众董事都惊得快说不出来话了。

  “我在集团的私人股份将和星游航空的股份进行股份置换,置换完成之后,我将卸任集团董事长的职位。到那时,星游航空就是我的个人财产,跟集团再也没有任何关系,它亏不亏损,也不是跟集团没有影响了。”温静姝淡淡道。

  对于温静姝这种温家核心成员是拥有价值七十个亿左右的集团股份的,这些股份完完全全是温静姝所有跟集团,跟温家没有任何关系,温静姝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原本星游航空市值在一百三十亿左右,不过近些时日,股价一路下滑,市值缩水了将近一半,而是有继续往下跌的趋势。相比而言,温氏集团的股价虽然也有小幅下跌,但是总体还算是坚挺,要是温静姝愿意用集团股份跟星游航空的股东进行股份置换,那相信星游航空的股东们应该是颇为乐意的。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尤其是温常兴更是怒发冲冠:“胡闹!那七十亿的股份是你的嫁妆,怎么能折到星游航空那边?不行,绝对不行!老二,通知投资委员会,对于股份置换的申请不予配合!”

  温氏集团所有对外投资收购都由一个投资委员会决定,现在星游航空的最大股东就是集团的投资委员会。温常兴知道星游航空就是一个噬人的沼泽,几亿几亿的钱投进去,水花都不带起的,就算是温静姝的七十亿在现今这个情况下也撑不了太久,他绝对不允许自己孙女的嫁妆搭在星游航空这个无底洞上。

  如果集团的投资委员会不同意跟温静姝进行股份置换,那温静姝只能跟剩下占比不到百分之三十的小股东们交易,那也就失去了股份置换的意义了,达不到跟集团切割的目的。

  “静姝啊!我知道从理性角度上来看,你肯定明白将星游航空破产是最好的选择。只不过碍于徐显的存在,你在私人情感上接受不了而已。你想用自己的钱扛住星游航空,扛到能证明徐显清白的证据出现的那一天,可是星游航空这个坑太大了,你一个人扛不住的,听我的,听你爷爷的话!”温常兴急道。

  面对温常兴语重心长的劝告,温静姝摇摇头,略有些苍白俏脸上闪烁着无比坚定的神采:“爷爷,孙女自小都是听你的话,可是这一次,就容孙女任性一回吧!”

  ......

  自徐显和叶青达成交易,叶青愿意调出人手帮徐显恢复数据之后,徐显就特意联系了局方调查组,请求将受损的飞行数据记录器交于洛航工业先进技术研发部。

  洛航工业先进技术研发部就是叶青所在的部门,专门研究各种黑科技,叶青之前就是其中的核心研究员,听说不久之后等这一届主任退休之后,叶青将会继任先进技术研发部的主任。

  期间,徐显也曾跟叶青打听他口中所说的什么“终极战斗机”到底是什么玩意,是不是之前在比苏机场上看到的那个C42?叶青说不是,C42已经基本定型,他的所谓的终极战斗机现在连原型机都还在建造当中,据说采用超燃冲压发动机,最大速度可以达到七马赫,甚至可以进行空间外飞行,那时候,严格意义上来说,应该就叫航天战斗机了。

  不过,可以投入实际运行中的超燃冲压发动机现在还有些问题没有解决,所以这个叶青所谓的终极战斗机还没有完成原型机的建造。

  然而,听叶青说,虽然问题还存在,但是在一年内应该可以解决。现在原型机的机身机构已经基本完成,就剩动力系统,只要超燃冲压发动机的难关一攻克,随时可以安装上原型机。

  这个集聚了叶青几乎所有心血和幻想的战斗机,他觉得只有一个天赋超绝的飞行员才配的上这架战斗机,而叶青看中的人就是徐显。

  果然如徐显所料,在申请将受损的飞行数据记录器送至洛航工业之后没多久,局方那边就下来了同意的答复,与其一起下来的,还有局方要求暂停徐显商业飞行的决定。

  对于此次事件,局方在缺乏飞行数据的情况下,肯定不能就靠着一些边边角角的薄弱证据就直接定了徐显的责任,不然这样就太不负责任了。

  可是,虽然由于缺乏证据,无法明确徐显的责任,但是这不影响局方暂停徐显商业飞行资格的决定。局方的意思是,在飞行数据记录器修复好之前,徐显将一直暂停商业飞行。当然,若是飞行数据记录器始终无法修复,那徐显这辈子就告别民航了。

  不过,在局方决议中明确说明了只涉及商业飞行,并没有断绝徐显所有飞行的道路。当然了,局方只管民航,只能在民航范畴内进行处理,还管不了其他领域。而且,徐显并非处罚,只是在证据不明的情况下的暂时管制措施。因而,如果徐显要参加洛航工业的机队选拔,驾驶战斗机,跟这个无固定期限的停飞决议并不冲突。

  由于徐显长时间无法进行商业飞行,需要先将登机牌交还给公司,徐显原本就准备找机会回去公司看看,这下正好有机会。

  在此之前,徐显就听说过星游航空即将破产的事情,他对此也表示相当的歉意,不过这已经不是他能够左右的了。他能做的,只有尽快自证清白,至于星游航空会不会破产,只能听天由命了。

  等徐显过来公司这边的时候,原本热闹的星游基地显得门可罗雀,原本在基地大楼一楼川流不息的行政人员都很少看见了,进去大楼里,能够感受到一股子极为明显的冷清感。

  在基地大楼二号门进入之后右转就是飞行准备室的入口,徐显转进去在门口瞄了一眼准备室里面的情况,发现里面就没有在准备的机组,资料席就没人,签派席的人撑着脑袋在昏昏欲睡,整个飞行准备室都是一种散漫的气息。

  “贼头贼脑看什么呢?”正当徐显暗中观察之际,后背被人拍了一下,后面还传来一段声音,吓了徐显一跳。

  徐显条件反射似的转过身子,正好瞧见秦宗阳一脸迷惑地看着自己。

  秦宗阳打量徐显几眼:“找人呢?”

  “没有!找啥人啊,就是瞎看看。”徐显摸摸鼻子:“师父,你呢?今天有任务,还是......值班啊?”

  秦宗阳穿了件休闲样式的衬衫,并非飞行员制服,看样子不像是准备执行航班,倒像是要执行航班的样子。

  “现在哪里还有航班飞?就值班呗,给每个出航航班做做思想工作。”秦宗阳苦笑道:“现在的航班量比一个月前之前下降了三分之二,没航班飞啦。”

  “什么思想工作?”

  秦宗阳撇撇嘴:“现在航班量少太多了,不管是副驾驶还是机长教员,一周一班都是常态。有些贷款压力大的飞行员对此怨气就很重了。所以,飞行部那边要求部门领导轮流在飞行准备室值班,跟出航航班机组面对面谈心,安抚飞行机组的不满情绪,省得机组将情绪带到飞机上。不过,这也就是自欺欺人,大家有情绪的根本原因是没航班飞,经济压力大,根本原因搞不定,光靠我们一张嘴能说服飞行机组压下不满情绪,开玩笑呢!”

  上个月之前,星游航空的飞行员的平均飞行小时是六十七小时,可是这个月直降到堪堪二十小时,其下降幅度简直惊人。

  很多飞行员是有房贷,车贷等经济压力的,工资水平出现突然式的断崖下滑很容易在贷款方面出现压力。若是在这个关头,父母朋友给予不了额外的资助,因而不能及时还贷款就会影响到个人征信,这是相当严重的事情。

  现在星游航空什么情况,不少飞行员是有感觉的,他们可以预知到在短期内这种情况是不会有变化的。一两个月或许还能坚持着,一年半载都这样,对他们来说,压力就是可以真真切切感受到了。

  面对这种实实在在的现实压力,不少飞行员如何不能焦虑,如何才能冷静?

  飞行部自然是感受到了飞行员愈演愈烈的不满和焦虑情绪,就生怕飞行员将这种负面情绪带到航班飞机上,从而影响到飞行安全。因而,飞行部要求部门领导每半天轮流去飞行准备室给每一个出航航班进行“开导式”谈话,期望能降低飞行员的负面情绪。

  可是秦宗阳知道这种毫无营养,解决不了任何实际问题的谈话就是飞行部自己骗自己而已。说实话,秦宗阳自己都不知道这种情绪会积蓄到何时,又会在何时爆发。

  “师父,你那职务升迁的事情?”徐显问道,他记得秦宗阳升职运行副总裁的事情似乎在他出事之后就没下文了,至少原计划现在应该已经卸任的洛青还在星游航空待着,那意思是秦宗阳升职的事情黄了?

  “升职?可别说了。”秦宗阳苦笑不已:“现在星游航空能不能保住都是两说了,集团那边传来的要破产星游航空的消息已经有段时间没有断过了,怕是成真了。其实,这种消息才是顺理成章的,咱们这个星游航空已经死定了,不破产留着干嘛?”

  说到这里,徐显如何还不知道秦宗阳升职这件事应该是没戏了,顿时感觉到一股子歉疚的情绪:“师父......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什么你的错?只怪那个什么狗屁黑匣子不结实,天意呐。”秦宗阳感叹道。有些飞机坠毁了,黑匣子都是完好无损,可这次只不过是冲出跑道,黑匣子就出现了严重的损坏,只能说运气着实有些太差了:“你也别乱想了,你这次来是交登机牌的?要不你给我吧,现在你去飞标说不得还要遭他们白眼,咱们不受那窝囊气。”

  现在星游航空全公司上下就没有几个待见徐显的,秦宗阳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才说代替徐显去交登机牌,省得徐显到飞标办公室受气。

  受不受气的事情,他倒是不在乎,他比较在意另一点:“师父,星游航空破产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没法子挽回了?”

  “没了吧,公司都成这样了,除了亏钱没有一点儿用,不破产干嘛?换做是我,我也想早点儿破产。”秦宗阳道:“现在公司很多人对你怨气很大,有几个似乎怨气还很重,要不你这段时间去外面走走,省得那些人找你麻烦。”

  秦宗阳可是知道公司里有些人对徐显意见特别大,而徐显的档案上是标明家庭住址的,要是这些人脑子一热找上门去,说不得会出什么事情,因而,秦宗阳才劝徐显先到外面走走,避避风头。

  “这么严重吗?”徐显有些落寞,现在公司里不少人怕是对他颇有怨恨吧,想想心里确实不好受:“师父,你现在忙吗?不忙的话,跟我去一趟主任航医那边行不,我要拿一下我的医学档案。”

  “医学档案?你要这玩意儿干嘛?”像徐显这类成熟飞行员,就算是在普通体检的时候都不会用到医学档案,只有在跳槽的时候,才会要带着医学档案一起走。

  “这个.....这个没啥,就是要用一下。”徐显支支吾吾地,也不好说他是要参加空军体检:“师父,你就别问了,我有用处。”

  医学档案这玩意儿,需要飞行部副总或者以上级别的领导亲自陪同去取,原本徐显是想打电话给秦宗阳,让他陪着的。没想到偶然遇到,倒是不需要打电话了。

  “不让我问......那我就不问呗。反正星游航空都不一定能撑多久了,你那档案在哪儿也没有区别了。”可见就算是秦宗阳都充满了悲观的气息。

  “破产......真就是无法避免了吗?”徐显垂头丧气起来,他感觉这一切的源头都在于他自己。

  就在这时,徐显的视野中闪进来一个靓丽的身影,亭亭玉立,正是温静姝。

  秦宗阳发现了温静姝的到来,识趣地退开,给徐显和温静姝腾出独处的空间。

  “星游航空不会破产的!”温静姝今天罕见地穿了身稍显宽松的衣服,鬓角微微有些散乱,可是她的眸子却无比坚定:“你去做你的事情,星游航空我替你守着。你不需要有任何愧疚的心态,我是绝对不会让它破产的。你尽管做你的事情,我们等你回来。”

  
传奇机长最新章节https://www.qexs.net/4247/,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侯爷他茶里茶气我老婆是天后巨星我在废土签到拿错剧本的恋爱喜剧重生之激荡年华重塑人生三十年陛下别开挂了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终极斗罗之蓝银封神重生火红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