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企鹅小说网 > 楚河记事

第93章:老陈的新学生

楚河记事 | 作者:荆棘之歌 | 更新时间:2021-04-08 16:02:4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我的无限怪兽分身奥特曼之我真没想统治世界奔腾年代——向南向北极品并肩王法外领主天玄战神杨玄我真的不想吃软饭凌天战尊斗罗之我为比比东奋斗重生东游记
  

  转眼已是2020年下半年的新学期。

  8.31日这天,楚河特意来到白鸟学院。

  说真的,她在学校正经上课的时间,还没有当初在军训基地待的时间久。

  要说感情,那是真的很难培养起来,就恍惚记得三食堂有个小窗口的大厨做菜,特别合她的口味。

  至于宿舍的姐妹们……能来白鸟上学,谁还不是个努力的天才怎么着?都是早出晚归,图书馆当家。

  楚河提前被某教授看中调去学习,白鸟也不是没有,只能说——未来远大,她们还需努力啊!

  ……

  她如今身份不同,出行按理都是有人随行保护的,可惜一番打斗后没人能在她手上走过几个回合,因此,这群人被拒绝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小黄毛如今还跟在机械义肢生产线,毕竟这傻小弟没什么学历,人又不够聪明,做生活助理倒是贴心,但问题是,她不可能一辈子要这样的助理的。

  就像她也不知道自己会在这个世界待多久一样。

  机械义肢的维护保养,就是她给小黄毛的一条路。

  此刻孤身一人溜达在熟悉的校园内,看着熙熙攘攘的新生以及新生家长们,让楚河下意识又想起被她入侵精神海的赵悦。

  楚发达心中是没有什么同情的念头的。

  星际生存,奉行的就是“以血还血”,对方做了错事,当然要付出代价。

  不过,她如今已经很清楚政国的量刑,决定再等几年。

  等几年看看对方的表现,再计较其他……

  正琢磨着,感应到手里的冰淇淋快化了,赶紧凑过去舔一口。

  就在这时,有熟悉的声音喊她。

  “小河!”

  楚河回过头来,看到人群中一个脑门蹭蹭亮,汗流浃背的矮胖土豆,此刻也兴奋地抬起手——

  “老陈!”

  ……

  她的嗓音嘹亮又通透,以至于老陈下意识接到许多目光,他身边跟着的女孩儿瞬间脸色胀红,左右看了看,神情有些不太好看。

  但此刻也没人在意她。

  楚河三两步走上前去,一手勾住老陈的脖子。

  “你可舍得来了,怎么,学生不用带了?”

  两人身高差距颇大,形象差距也颇大,楚河这架势半点不规矩,但或许是她理直气壮又理所当然的态度,让周边人没有一个觉得有异样。

  老陈擦了擦汗,此刻倒是反应过来:

  “一边去,我这浑身都是汗……你只有这时候有空,我临时叫别的老师带一带,就请了几天假。”

  楚河:……

  她不自在的松了胳膊。

  ——那什么,倒也不是只有这时候有空,主要是假期给忘了……

  但好在老陈傻傻的,她就当做就这么回事吧。

  老陈好久不见自己的得意门生,此刻絮絮叨叨一堆话要讲:

  “你记得高考那天要跳楼的那个男生吗?复读也还是在咱们学校,今年可不得了,考了个一本!给他妈喜的呀,出成绩那天带大包小包来,就要送给所有老师……”

  老陈头顶还是那么稀疏,但这个絮絮叨叨的风格特别像之前当班主任的啰嗦样:

  “那男生说之所以这么有拼劲儿,是因为他不能连个女生都不如——跳楼那天有个学渣口气比他还大呢,他不能让别人狂到他头上去……”

  老程说着说着就笑起来了。

  楚河:……

  她也没好心眼:“他就没看光荣栏里我的照片?”

  老陈无语:“当时跳楼呢,那么高,他还是个近视眼,能看清你长啥样吗?”

  楚河苦天下学渣久矣!

  此刻毫不犹豫:“我回头找他资料给他发一份去!”

  ——还敢比她狂?!

  ……

  两人絮絮叨叨走出好远,这才发现身后少了个人。

  老陈纳闷一瞬——他个子矮,走的不快呀!

  下了车,陈蝶走的比他快呢!

  但是也没空细想,赶紧招呼落后两步的女生:“快跟上,陈蝶——”

  一边给楚河介绍:

  “这是我带那届高三的学生,高考695,也很优秀。来,陈蝶,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原先的学生,就裸分741那个,光荣栏里的楚河,快来认个人!”

  说着又对楚河叹气。

  “小河你别误会,我不是叫你帮忙,主要是这孩子家庭情况跟你有点像,爹妈一颗心全在弟弟身上……”

  老陈倒也不是有什么别的想法。

  他隐约知道楚河如今的工作了不得,也知道对方身份特殊,早已经不在学校上课,只不过是既然都碰面了,同校学生,混个脸熟总是好的。

  身后的女生被他一喊,脸色又显得窘迫两分。

  但此刻都被点名了,只好小跑两步跟上,声音细若蚊蝇。

  “学姐好……”

  楚河点了点头,下意识想起一个段落——

  《重生之我是科技女王》

  【第296章:被道德绑架的陈蝶】

  【秦蔓蔓看到外头的新闻,此刻突然关注到实验室里这个不起眼的女孩陈蝶——“怎么回事,他们欺负你了吗?”】

  【女孩子双眼红肿:“没有,我只是……我当初上大学,确实是借了老师的钱,但是……但是我没打算不还,我昨天跟老师说了每个月还一千块钱,可老师说儿子出车祸要截肢一直不同意……我是真的没钱……”】

  【对方哭得如此凄惨,秦蔓蔓也了解到,陈蝶确实是没钱。】

  【她研究生毕业后才上班一年,实习期刚转正,工资才8500块钱,还要维持生活……哪儿有钱还呢?】

  【对方孩子出车祸,秦蔓蔓也很同情,但这并不是他们逼迫一个身无分文女孩子的理由。而且还是闹到记者都上门了。她如今已经在国内知名,不愿意自己名下的研究院被这种琐事纷扰,干脆打开车窗,写了张支票递给眼前干瘦又有些猥琐的老人:】

  【我很同情你,但是你也可怜可怜你的学生吧——学费我替她还了,多的就算利息,你别再来纠缠她了。】

  【为人师表,总要有点底线的。】

  【那是一张5万元的支票。】

  【大雨中,干瘦的老头睁开疲惫的眼睛看着她,目光中满是无奈与愤怒——】

  【“她当初说一直在考证,毕业后收入会很高,求我供她到毕业时,明明答应过,毕业一年内还清的……”】

  【又狼狈的看看伞下那张支票,脸上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

  【“大学四年,还有研究生……我儿子结婚都落得儿媳妇埋怨,如今,就为了这五万块钱……”】

  【秦蔓蔓皱起眉头。】

  【“哪怕加上研究生的钱,5万块钱也绰绰有余了,你是还想要利息吗?”她平生最讨厌这种贪得无厌的人。】

  【秦蔓蔓关上车窗,看着雨中越发模糊的身影,此刻厌恶的吩咐:“好好跟媒体沟通,强调我们已经把钱还了,还多给了利息。我的实验室,我的员工,不能被这种人缠上。”】

  ……

  这清晰的文字在他脑海中一一浮现,楚河从没忘记过。

  只不过,那位老师干瘦的形象在她记忆中,以至于从来没有想过老陈。

  老程多圆润啊!

  头也圆圆,身子也圆圆,眼睛都圆圆的。

  虽然圆的有点丑。

  此刻,她看着眼前仿佛害羞的女孩子,目光在她手头的行李箱上打了个转,意味深长。

  这种目光仿佛能刺穿陈蝶的内心,让她瞬间拽紧了拉杆箱——虽然这个品牌的箱子要800多有点贵,但是总不能拉旧箱子被人看不起吧?

  又或者……品牌logo陈老师他们不认识吧?

  ……

  老陈个头矮,视野有限,此刻还自顾自的絮絮叨叨:

  “小河,还好你出头了,再也不用过往常那种日子了……你可千万要把握住,可别再管你爸妈了啊!”

  他这么多年教学生活,学生里不乏有出息的孩子,可很多都是被家庭拉了胯。

  如今,他也怕楚河的大好前景被打扰。

  然而对于楚河来讲,只要身份够高,什么问题自然就都会迎刃而解。

  包括她那对极品父母。

  老实说,自从救援蜻蜓送给国家之后,这极品父母如今半个电话都没打扰过她。

  果然,露一手让国家看看还是有好处的。

  楚发达万分满意。

  但这些老陈还不知道——保密规格在这放着,他也没法知道。

  而且日常怕对方通过他这个老师纠缠楚河,他根本不敢接近那对奇葩父母,此刻有此提醒,也是一片拳拳爱心。

  他的情,楚发达领。

  再看看老陈圆墩墩的身材,她也没说什么,只能嗯嗯点头:“放心放心……”

  ……

  老陈的头发没保住也是有原因的,日常不是操心这个就是操心那个。

  这会儿操心完这个学生,又开始操心那个学生。

  “陈蝶家里头也是一团乱,考那么好的分数,爹妈就想留她在本地上大学,好放假回来辅导弟弟……咱本地有什么好大学?最好的不就一个二本师范吗?那能一样吗?”

  “为这,大学学费都不肯给……”

  陈蝶在一旁听着,表情越发让人怜惜。

  然而她抬起头看着前头楚河自信昂扬又随意的姿态,忍不住也目露憧憬——

  这就是上好大学之后能带给人的改变吗?

  费尽心思跟着陈老师,果然没错!

  她目光中流露的情绪被突然扭头的楚河捕捉,还未来得及露出一个羞怯的笑容,便见对方勾起唇角,眼神犀利:

  “是吗?条件这么难吗?”

  “分数确实有点差,白鸟学院这个分数的不多——不过上都上了,咱高中今年肯定给奖金了,大学学费凑够了吗?”

  ……

  这话听着语气不太对,老陈下意识一愣。

  陈蝶回过神来,则是心里一咯噔:“给了,不过我不是状元,学校给了5000块钱,刚好可以当我大学一学期的生活费,放寒假我就可以打工挣下一年的。至于学费……”

  她感激地看着老陈:“陈老师说学费他帮我出,等我工作有钱了会还给他的……”

  “学费借多少?欠条打了吗?一年的还是四年的?还是你打算硕博连读?”

  楚河问的随意,顺便用点力气压住老陈的肩膀。

  陈蝶表情僵硬了一瞬,随即低头小声说道:“学费和生活费加一起太多了,我怕我假期挣不到……陈老师对我好,我会记在心里。”

  “记心里有什么用。”

  楚河回答的直截了当:“你不记都行,逢年过节表示一下就行了——不过难怪你考这个分数,脑瓜子就是不怎么灵光,现在上大学都有助学贷款,你为什么不肯贷款?”

  “贷款又轻松又简单,还没有利息,找老陈,老陈也不是每个学生都供得起的,这多难呢!”

  ……

  陈蝶的表情更僵硬了。

  因为一时她竟听不出这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了。

  老陈不明所以——他对楚河有滤镜呢!

  此刻笑呵呵说起来:“你以为都是你啊,看起来的时候没个正经样子,天天老陈老陈的……院里多少老师笑我呢!”

  “陈蝶胆子小,她说背贷款压力大,睡不着觉……”

  楚河笑了起来:“他们哪有我这样的好学生,那是羡慕的笑——胆子小到助学贷款都不敢?老陈,我实话实说,你这学生确实一届不如一届了。”

  “这点胆子瞧着就没出息。”

  “白鸟的学费每年是6800,助学贷款面向所有学生,反正都是毕业要还的,也都没利息,还老陈还是还助学贷款都一样——老陈孩子都要结婚了,手头也紧张,你申请贷款吧。”

  陈蝶的眼圈瞬间就红了。

  “我……”

  她委屈地看着老陈:“对不起,陈老师,我不知道您不方便……”

  “但是学姐,我借钱我会还的,你干嘛说话这么……这么难听呢……”

  她抿嘴,仿佛被刺伤了自尊。

  楚河笑了起来:“那没办法,这年头欠钱的才是大爷——要债的委屈,你都没机会感受呢!”

  陈蝶:……

  只是学费而已……她肯定会还的,只不过不知为何,下意识有点退却。

  ……

  老陈也有点尴尬,此刻下意识摸了摸头顶:“都行都行……”

  他也确实是挺紧张的。

  两口子一辈子住老房子里,原本生活也挺节俭,可房地产的发展比时代的发展还要快,以至于儿子好不容易从乡镇考上了新区的公务员,两人手头的所有积蓄甚至都还不够新房子的全款。

  如今帮忙付了首付,儿子自己还贷款,可新房子还没下来,住在老城区着实有点远,上班还得有个代步车。

  儿子最近又有了对象……

  一桩桩,一件件,看老陈出门的穿着打扮就知道。

  楚河倒是送了大包小包和圆圆家族,可学生的一番心意,他们也不能转手卖掉——再说了,对于老人家来说,用着确实舒服……

  总之,老陈也不是没提过助学贷款,可陈蝶一个小姑娘在办公室里哭的那么惨,说不敢欠贷款钱……

  老陈也是不忍心一颗好苗子被耽误,才松口同意的。

  但是他心里也有点不舒服。

  因为他不是打肿脸充胖子的那种人,那会儿提议借钱是他没错,可他也没说借四年学费……

  每年六千多,他每个月工资都还没有这么多,压力就不一样了。

  原本是替小姑娘琢磨,他借出去学费,生活费有奖金,第一个学期不用太愁。

  周六周日和放假出去找个兼职,再加上寒暑假,下个学年凑上,学校也有补助和奖金……

  如今陈蝶知道他的难处,他也松了口气。

  ……

  然而楚河却知道,对方嘴上说那么多,实际上根本没应助学贷款的事儿。

  于是招了招手——

  “那边的同学,学生会的吗?这边有位新生想申请助学贷款不知道怎么弄,麻烦你们给讲讲吧。”

  新生多,被拉来当壮丁的学长学姐也多,此刻楚河一招手,果然就有学生会的热情的把陈蝶围住了。

  而楚河则趁此机会带着老陈离开,一边走一边还数落他,两人身份仿佛颠倒了。

  “人家姑娘嫌你丢人都不想跟你离得近,你干嘛还要送人家上学?”

  老陈好生气:“那她嫌我丢人为啥还要让我让我买票?!”

  就很气。

  更气的在后头。

  “傻不傻啊你?学生什么样都没看明白,还敢借钱,你现在借了,人家拖个10年8年再还,你还得感恩戴德……”

  老陈被压制习惯了,此刻居然也顺着点头:“确实,我也有点太草率了,主要她下课就去办公室哭,我也是……对了小河,你说的那个什么助学基金的事儿,怎么个打算?”

  ……

  老陈特意请假过来,就是为的楚河说的这个事儿。

  楚河把人带到一家饭馆,这才安排道:“没什么,我现在手里有钱没地儿花,琢磨着像我这种情况也挺多,干脆在咱们学校搞个助学基金。”

  “不整那么复杂,也没那么大资金投入,也不是正式的,省的唧唧歪歪的人多。就一笔钱,200万,你教学的时候看到有需要钱的,需要多少给我发个信息,我把这钱打到你账户上,你看着安排就行。”

  老陈下意识拒绝:“这没一个专业审核怎么能行呢?而且帮人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那我不还得请员工发工资啊!”

  楚发达才不听他唧唧歪歪,此刻理直气壮:“你就兼个职,每个月给你发3000块钱——不管哪个学校,看到有好苗子缺钱了,给安排上就行。”

  “反正就这200万,其他的靠政府。”

  她手头肯定不止200万,但自己也想享受啊,不能都给。

  老陈叹息一声,也没拒绝——

  “工资就别给了,这学生我肯定会好好挑的,人品差了就不给了。”

  楚河倒看得开:“人穷的时候,跟富裕的时候,精神状态和自我道德约束是不一样的——大面上的道德感没问题就行。”

  “再说了,我这也不是白给,学生要打欠条的,而且最多只提供大学前两个学年的学费生活费。每年有利息,时间越久利息越多——最迟毕业10年内还清,还款还累积到这个账户。”

  具体她都让手机助手计算好了,老陈按标准来就行。

  老陈看着表格,此刻陷入沉思当中。

  ……

  老实说,这200万说是供到大学前两个学年,但是助学贷款没利息,没必要用这笔钱,她真正想要帮助的还是初高中阶段的学生。

  这个阶段的学生打工没人要,没有赚钱渠道,但是又正是学业的关键期……确实很需要这笔钱。

  当然了,政府对于贫困家庭也有补助。

  但是,贫困家庭,也不是家家户户都是的。

  比如楚河,父母双全,身体健康,怎么就贫困家庭了?她爸楚富贵那是挣不来钱吗?那是不想出力。

  这种社区补助也不会看上这种家庭的。

  比如陈蝶。

  抛开其他不提,对方家里确实资源全部倾斜在弟弟身上,也确实不想让她来白鸟上学。

  还有些更复杂的家庭,更困难的孩子……

  老陈叹息一声:“好,你有能力,又愿意回馈给别人,这是好事——不过我就不要工资了,我认识的老师多,会好好打听的。”

  楚河给自己盛了满满一碗饭:

  “拉倒吧,你儿子结婚的钱不还得再攒一攒?靠原本那点工资攒到猴年马月去……”

  “也不能这么说……”老陈面上无光:“我跟你婶婶一个月能攒好几千……”

  一两千也是好几千,八九千也是好几千,楚河心里门儿清。

  就老陈这个年龄,儿子背着房贷没多少工资,老两口积蓄又全部都供到房子,偏偏同事朋友基本也都是这个年龄段,不说别的,每个月送礼都吃不消。

  能攒下几个钱?

  根据书里的只言片语,楚河推算不出老陈孩子什么时候出的车祸……但是她能做的,就是保证老陈这几年日子过得轻松一些。

  更何况有这笔钱在,学校老师再想补贴学生,也不必花自己的钱。

  都是混口饭吃,谁也不容易。

  那小城市里偷偷摸摸又花钱小气的老师们,虽然也各有自己的缺点,但在楚河心中,在原本的楚河心中,他们已经远胜过亲生父母。

  至于老陈的儿子车祸以后……以后有机械义肢,吃苦是吃苦,但是只要熬过修复期,她敢保证,生活不会受影响。

  ……

  老陈还在犹豫。

  楚河如今对这一套已经很熟悉了。

  她又放出一个杀手锏——

  “给工资代表我雇佣你,你是跑腿的做不了主——这样万一有消息漏出去,再有人求到你面前,你也好有话说,对不对?”

  眼看老陈意志在动摇的边缘岌岌可危,楚河心满意足的干完一碗饭。

  ——普通人世界里的这一套,她心里门儿清!

  不想理会是不想理会,能不能做到,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楚河记事最新章节https://www.qexs.net/15203/,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网游:开局获得超神级隐藏职业雄兵连之再世周瑜穿越西游之我就是世界之主重生之崛起1988我的七个女神姐姐签到三十年,我成为了禁忌大神网游之末日求生龙皇武神传奇从败给天道开始港岛BOSS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