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企鹅小说网 > 这位斩妖师也太娘了叭

第二百四十八章 提灯人现,雨夜屠魔

这位斩妖师也太娘了叭 | 作者:爱饮特仑苏嗷 | 更新时间:2021-06-11 07:31:5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流浪地球之超级商人海贼之复制都市医道龙神我真不是亮剑头号特种兵南景战北庭全文免费阅读大明开局就登基太古真龙诀离婚吧,我要回家继承亿万家产仕途红人重生成鱼,天下无敌
  玉龙山庄的屋檐上,宋植的身形不断变换着方位,将自身的神识尽可能扩散到最大,企图与朱吾世的神识相会,但却始终没有回音。

  “原来是我们走了眼,着了他的道...”宋植说话间放缓了脚步,稳了稳自己的气息,接着长眉微凝看向一处宽大的宅邸。

  这儿已经是玉龙山庄腹地,甚至不用妖狐提醒,宋植都能感觉到有一股阴冷的不详之感就在这附近徘徊。

  雷声轰隆作响,宋植神识一扫,院子中的家丁,护卫等都已昏迷在各处,甚至有一名气息绵长的一品高手也倒在了墙角。

  宋植跃下房檐来到这名高手身边蹲下,查探后发觉他的呼吸也是平稳的,只是人昏睡了过去。

  “为何要将山庄的高手也尽皆迷晕...”宋植不解的呢喃道,接着缓缓起身,眼眸微抬似乎明白了什么。

  “....这么看来,他是想今夜就分出结果。”

  将腰间长剑缓缓抽出,剑刃出鞘发出的呲啦之声让宋植心归于平静,五指握住精钢长剑,开始向里屋走去。

  此刻的宋植收起了神识,除了握剑的指尖微微发白没有放松外,表面却是淡然的模样,如在院落间散步。

  这间院子很宽阔,延续着三庭五阁十四房的结构,实木屏风雕琢着麒麟龙蛟,墙角攀爬着藤蔓,四处都偷着一股古韵,只是在雷光乍明下,却显得格外渗人。

  宋植一路来到了院中最深处的堂厅,仰面望去,高头挂着一幅牌匾,隐约可见‘沈氏宗祠’四个字。

  “....”

  回头望了眼漆黑一片的大院,宋植单手推开木门迈了进去,任由雨点跟随而进,并未回首关门。

  堂厅内摆有一尊巨大且栩栩如生的树木雕像,树下陈列着三层廊柜,每条木台上都摆放着黑红的灵位和白烛,这些烛火俱被点燃,照耀着树木的叶子泛着昏黄的光芒。

  宋植沿着一排灵位走去,上面每一位都是沈姓的灵牌,虽然有男有女但没有一位外姓人,想必是每一代沈家的嫡系之人。

  抬头看了眼,宋植发觉这个树木的雕像看着有些眼熟,略一思索才看出这似乎就是京城皇宫边的远古神树,传闻神树在灾变之时展现过惊天伟力,大渊国也正是依靠这株顶天立地的神树,才撑到最后,成为了人族最后的栖息地。

  因此大渊国,曾经有不少宗族都供奉着神树,不过时至今日也所剩不多了,毕竟神树在扶非出现驱逐了万妖后,也不再展露神威,渐渐归于平凡。

  宋植收回目光,继续看向木台上的灵牌,很快便发现了不对劲。

  因为在第一排的末端,正摆放着两个紧挨着的灵牌,唯独这两个令牌没有刻上红字,而是漆黑一片,显得分外突兀。

  宋植伸出修长的手指沾了沾桌面,皱眉看着干净的时指尖,这两个牌位旁没有香烬残灰,就像是提前准备的。

  就在他凝神思索的时候,身后的屋外,突然闪过鸟雀惊飞的声音,宋植这才慢慢收回手。

  接着一股若隐若现的雾气吹入了堂厅,宋植也立刻展开了无色神力将这之给阻挡在外,雾气顺着宋植的身体而过,飘然跃上了古树的雕像。

  接着,一阵预料之中的轻软脚步声在门外响起,由远及近,不急不缓。

  唰!

  伴随着脚步停下的声音,一阵冷风猛地灌入了大厅,将宋植早已湿透的青袍吹得泛褶,那些烛火更是在摇曳中熄灭了大半。

  这时候,宋植才脚跟微动,微微侧身看向后方,轻声道:“果然是你...”

  “沈宗主。”

  来人体态微胖,面容和煦儒雅,正是玉龙山庄少主人,沈崇。

  沈崇嘴角带着笑意,仿佛一切事不关己般迈入堂厅内,看着此刻单手持剑,发丝凌乱眼神锐利的宋植,摊出一只手掌道:

  “宋大人,别来无恙。”

  宋植眯起了眼,原来这家伙早已明白了自己的底细,是什么时候?

  这时宋植突然想起了,那日酒楼外追着吴玄下山,在淮南道撞见过沈崇的车马,那个时候看向自己的眼神....

  所以当时妖狐感知的魔气,不是吴玄,其实是他?

  沈崇呵呵一笑,自顾的在门楣边踱步起来,侧脸看向宋植继续说道:“在北境时,宋大人灭杀我一人傀,这事在下还没跟你算呢,你便又追来了,当真是不给沈某一点活路。”

  宋植冷眼相对,道:“既然知道我是为你而来,那你也该明白你都做了些什么。”

  沈崇摇了摇头,举起双手示意宋植暂且停下,叹道:

  “我的魔灯之下,即便是狩也伤不得我分毫,但先是出了个你,后又出了那个北境女人,你俩能无视魔祖的天威,所以是妖神要你们死,怎么能怪在我头上呢。”

  宋植嘴角一扯,手中长剑轻轻点地:

  “你错了,我追踪而来不是为了报复你,而是因为你甘愿做了妖神的狗,播下了无数魔物的种子,你可知道都有多少黎民百姓,多少斩妖之士因你而死么?”

  “尤其是你做东的江南,民不聊生夜不出门,你怎么有脸自称江南之主?”

  沈崇轻呼了一口气,挑眉道:“那就是没得谈咯?”

  宋植仰头一笑,似乎听到了一个大笑话:

  “从你把自己的手下全部迷晕开始,就没打算放我们活着离开吧?”

  沈崇闻言双掌微合,鼓起了手,仿若自嘲道:“是啊,沈某还抱有一线妄想,用价值连城的雪融迷神散作引入灶,让这里的人都沉沉睡去,这样明日醒来后,我还是玉龙庄主,只不过有两个小小的戏班子,永远的消失罢了,呵呵....”

  铿!

  不等沈崇说完,宋植已经踏破地砖冲出,手中长剑卷起凌厉的剑光,如青龙贴地横行猛然袭来。

  “哈哈哈....那就来吧!”

  沈崇不闪不避,腰间的一枚普通的玉佩突然化为黑粉炸开,在空中凝成了一盏油灯的虚影,接着再次散开附着在沈崇的手臂上。

  沈崇的双掌重叠直接顶上了宋植的剑锋,伴随一阵嗡鸣二人各自退后四五步,宋植脚下犁出半米沟壑才堪堪稳住身形,心中暗惊不已。

  要知道刚才用出的可是青霞剑法中以强力著称,破军一击的青龙出海,在自己的小腿暗暗积蓄满了斥力后,这一下的威力就算捅到二品高手的身上也得弄出个血洞,但却被沈崇徒手给挡了下来。

  另一边的沈崇则是被逼退到雨水中,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漆黑如墨的手掌,此刻正冒着白烟隐隐作痛,心中的震撼不比宋植低。

  这可是神器所化的薄铠,虽然被包裹的手掌没有丝毫损伤,但是却让自己实打实感到了钻心的疼痛。

  依靠神器,屠杀过不少同境界修士的沈崇,立刻打起了精神,知道眼前这个绝美的人儿可不是个简单的货色。

  宋植追出了屋子,站在屋檐下看到沈崇双手成爪,摆出了爪功的架势,顿时又猜到了一些事情。

  “那徐宏是你杀的?”宋植没有急着动手,问道。

  沈崇嘴角一咧,大声回道:“一条死狗也敢得罪我的玉儿,杀了便杀了,有什么大不了的么?”

  宋植眉头微皱不再多说,此人已然与常人不同,多说无益,直接击毙。

  轰!

  突然,暴雨中传来了一声巨大的闷响,宋植转头望去发现远处火光冲天,心知这是朱吾世与人战起来了。

  沈崇自然也看到了,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无论是宋植还是朱吾世都在他的眼皮底下,对于更加强大的朱吾世,他自然也是有办法对付。

  “橘发黑刀,那人必然便是世日候了,真是可惜,听说他刚入二品不到半年,不知能否对的赢我那三个人傀。”

  宋植轻吐了一口气,晃了晃脖子笑道:“沈宗主多虑了,恐怕你的人傀很快就没有了,在此之前我也会先杀了你。”

  说完宋植的身上逐渐浮现出青色铠甲的虚影,这些甲胄渐渐凝实如披在身,头部有副狐狸的面罩,在雨幕中显得分外冷冽。

  “恩?”沈崇看着那狐狸脸,露出了疑惑的神色,但没等他发问宋植便再次杀来,速度与爆发力比之前更快。

  “喝啊!”

  沈崇所用的是爪法,其本身的赋为玉龙山庄传承的水之赋,身躯灵动如水,爪法之中如有龙鸣之声,是绝学玉龙勾天爪。

  宋植只感觉自己的长剑如陷深潭,在水中艰难的搅动却难有建树,反倒不时被沈崇精钢般的利爪给挠到身上,打出刺目的火花。

  “你的剑术尚可,但凭你还不足以杀沈某,哈哈哈...”

  激斗许久不分上下后,沈崇突然大笑起来,那微胖的身躯灵巧的摆动起来,躲开了宋植的一式霞雾剑气,同时双手内扣合十猛地顶出,将宋植持剑的左臂铠甲给震的碎裂开来。

  玉龙勾天爪强大之处,在于近身作战时辅佐水之形身法,能牢牢限制住敌人的运器的手腕,且势大力沉变化无穷,出手便要杀人。

  宋植不敢托大,吃了一亏后右手接过左手剑,急速后撤而去,沈崇则是化防守为进攻,主动追了过去。

  宋植看了看自己被打碎的衣袖,此刻那白皙的右肩暴露在雨水下,泛着紫色的淤青,同时还有细微的冰冷寒毒。

  幸亏宋植刚才有光铠庇护,否则玉龙勾天爪的寒毒渗体,那才是真正的杀招。

  “这家伙也不单身手怎么这么硬....缠斗我会被他克制,必须想个办法一击废了他...”宋植看着身后穷追不舍的沈崇,心里琢磨着战术。

  “既然你手硬,那我就....”

  宋植不再乱窜,而是突然回头挥出了青霞一式的剑雨,无数的青色剑气激射而出,暂时封住了沈崇的视线。

  接着他猛地一蹬身前的廊柱,踩出了一个巨大的凹痕脚印,甚至连护着脚的铠甲都被这股斥力给压碎了,宋植咬着牙忍着腿上传来的痛,如离弦之箭一般杀了回去。

  这一踩虽然迅猛无比,但宋植自己也因此受了腿伤,所以接下来一击必须要打成!

  沈崇刚将这些剑气拍散,宋植就已经杀到了眼前,那双狭长的丹凤眼中近在咫尺,瞳孔中碧光乍现,让沈崇不禁短暂失神。

  但这种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沈崇只是一瞬间便被杀气给惊醒了,立马抬爪去抓剑柄。

  咻!

  但宋植却没有继续刺向他的面门,而是强行扭动腰肢转了个身,向地下附身而去,手中长剑化出一个绝美的金焰圆弧。

  “啊!!!”

  伴随着凄厉的惨叫,宋植单膝跪在地上喘着气,身后的沈崇则是轰然倒下,抱着自己的一条腿惨叫不已。

  在他防备松懈的一刹那,宋植一式回潮斩出其不意的攻入他的下盘,太上神焱化作的剑气瞬间融化了他的腿骨,让沈崇的右脚应声而断。

  宋植强忍着腰间和小腿的阵痛起身,提着剑走向沈崇。

  沈崇此时瘫倒在地,两只手抱着断裂的右腿哀嚎不止,没了腿,任他是用拳用爪的高手,也没有了战斗力。

  扶着腰,宋植最后问了一句:“为什么,有两个空的灵位?”

  沈崇慢慢停下了嚎叫,抬起密布血丝的双眼,咳了口血笑道:“你,没命知道。”

  “恩?”

  宋植感到不对,立刻举剑就向沈崇的脖子刺去,但还没等刺中就立刻将剑收回挡在身侧,下一秒一道白色光影挥来,宋植被一股大力给掀翻了出去,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才弹射而起,面色沉重。

  此刻沈崇的身边,一位黑袍客默默侍立,他戴着厚厚的蓬帽,手中握着一柄修长的白色砍刀。

  这刀...

  宋植眼眸一缩,大喊道:“孟执事!”

  “你在叫他么?”地上的沈崇突然撑起声回应道,接着笑了起来:“他现在可是我的傀儡,你莫要搞错了。”

  宋植瞥了眼他,却惊疑的发现倒地的沈崇竟然重新站了起来,那条断腿处长出了新的肢体,不,那是一条漆黑的腿,看着就像临时补上去的。

  再看了眼沈崇恢复正常的双手,宋植明白了,这黑色的东西就是那‘灯’所化,难怪沈崇的双手无论如何去攻击,都仿若无事。

  虽然重新站了起来,但失去了‘灯’的加持,沈崇不敢再去和宋植对敌,而是瞄了眼身旁的孟鹤,命令道:

  “杀了她!”

  
这位斩妖师也太娘了叭最新章节https://www.qexs.net/15051/,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侯爷他茶里茶气我老婆是天后巨星我在废土签到拿错剧本的恋爱喜剧重生之激荡年华重塑人生三十年陛下别开挂了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终极斗罗之蓝银封神重生火红年代